• 2011-04-02

    红车极品女司机 - [自行车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ma3r-logs/193532818.html

    事故

    那天骑自行车上班,顺北二环往东走。
    走到小街桥,红灯。
    等到绿灯,起步。
    然后就听见后面有汽车按喇叭,我根本就不搭理它。
    过不去你就等会儿呗,按什么喇叭啊?
    然后,这辆汽车就从后面上来,越来越往我身上贴。
    我是没想到这司机这么二,愣往右把我给拐倒了。

    其实问题不大,要是司机下来赔个不是,我也不会计较那么多。
    可是这司机太二了,车都不下,只把车窗摇下来。
    倒霉,又是红车,又是女司机。
    女司机技术差的不少,但这么二的可没见过。

    我说:“你开车能不能看着点儿?!”
    二司机轻启朱唇,温柔地说道:“我按喇叭了。”
    靠!光 ™ 按喇叭有 P 用!
    我也没跟她吵吵:“五环以内都不许按喇叭,你知道么?”
    她没啥说的了:“那我觉得我没错。”
    靠!你 ™ 还没错,难道是我的错?难道怪我没料到你这么二?!
    再说了,我这么守规矩的人,想怪到我头上也不容易啊。
    靠!你没错,那你是说你做得很对,你应该撞我咯?!
    跟这么二的人怎么讲理?我说:“那你的意思是叫警察咯?”

    二司机说:“你想叫就叫呗。”
    然后问我:“我可以把车挪到路边么?”
    靠!我管得着你么?
    二司机把车往前开了百十米,停在路边,就坐车里等着。
    我就在路边站着,那天还挺冷的,毕竟骑车和站着区别还是挺大的。

    处理

    警察来了,二司机老远地跑过来,忙着跟警察解释。
    警察就先确定一件事——当时两辆车是什么走向?显然么。
    这时候了,二司机还觉得撞我活该呢,也不知道现在这驾照都是怎么考的……
    警察让双方在单子上签字,二司机不愿签。
    警察说:“你看看,这上面只写了客观情况,还没涉及到责任认定呢。”
    二司机这才把名字签上。
    底下责任认定那儿,二司机就坚决不签了。
    但是,签不签能有多大区别呢?也就能说明态度不好。

    然后警察要给我们调解,让二司机给赔 100。
    100?!我还不干呢,这会儿光误工就 100 了。
    上回手疼了三个月,才被陪 100,太亏了,还不说车子还坏了。
    我说,500。其实要是给个三百,我也懒得跟这么二的人费劲。
    但是二司机说,最多给 50。

    我说,那先去医院看看吧。
    警察问,你怎么了?
    我胳膊疼。
    恐怕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——刚受伤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疼。
    也就是说,二司机要不二的话,一分钱不掏就能走的。

    二司机还问呢:“要是医院检查了,没事怎么着?”
    你当我跟你打赌呢?医生说没事儿了我掏钱?
    二司机还问警察:“要是他碰瓷儿呢?”
    噢,你这么上赶子撞我,还我碰瓷儿?

    二福

    二司机断然是不会陪我去医院的,要不然也不是二司机了。
    医院还是得去,要是过两天才发现问题,还不得替二司机买单?
    只好自己去了,挂号、看病、检查,到处排队。
    大夫看完说,没什么事儿,给你开几贴膏药贴贴吧。
    大夫问,你家里有么?我当时一时 ZT,说有,让二司机占了个便宜。

    二人有二福,二司机还占了个大便宜。
    那天到单位,都快下班了。
    但是让单位给开误工证明,单位不给开,妈的气死我了。
    但也不能因为这个事情跟公司闹翻不是?忍吧……

    二福还不止如此。
    警察给开的单子上信息挺全的,但是把二司机红车的号码给写错了。
    本来是“京NX……”,跟写成“京HX……”了,当时也没仔细看。
    唉,NX 怎么能是 HX 呢?
    二司机就住北官厅,看来是回家呢。
    二司机在工行上班,不知道是什么工作,早上下班。

    给二司机打电话,我说我看完病了,检查费用你什么时候给我报了。
    二司机说,我不管,你找交通队去。
    谁说不 NX,难道交通队是二司机家的?
    给交通队打电话,说剩下的事都不管了,协商不成只能起诉。

    起诉

    去和平里那个交通队,人不多,没有排很长时间。
    警察一问:“是不是起诉?”
    说是。马上唰唰唰打出 3 张单子来——司机的、车主的、保险公司的。
    车号不对,车主当然不对了,是个通州的。
    保险公司倒一样,都是平安。

    因为车主和保险公司是有连带责任的,所以通常都会把车主和保险公司也列为被告,以尽量保证赔得起。
    不过,我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,几百块钱二司机也不会赔不起;而且我知道,是可以只起诉司机的。
    然后到网上找个模板,写起诉书。
    证据先交复印件,原件可以开庭时交。
    递交是到东城法院,从后面小门进,要看身份证,要象机场一样安检,但不是很严。
    跟银行一样,取号,等着叫号。
    然后法官看材料,哪儿不合格,再叫回去改。

    我改了几次,才递交成功。
    当然,如果愿意掏钱,可以找律所代劳,法院外面一溜子。
    不过我不想,我想自己体验体验,这事儿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。
    时间确实耽误了不少,还都是工作时间,这个损失确实比较大。
    有人会说,要是你挣得多,你就不会做这种亏本儿买卖了。
    但是我想,如果我挣得多,那我更不在乎钱了。
    从钱的角度考虑,我亏大发了,但是这个根本不是钱的问题。

    因为不是每次都是同一个法官,所以说法还不一样。
    有一次,是个南法官,听我执意不告车主和保险公司,递给我一张知情同意书,让我在上面签字。
    而下一次,换了个女法官,说必须告车主和保险公司。
    我把前一次法官给的知情同意书拿给她看,她才勉强同意。

    然后去交钱,交到银行,但是银行专门有个窗口就在同一个大厅里,很方便。
    不过,好象银行是 16 点下班,而法院是 17 点。
    25 块钱,比想象的便宜多了,又便宜二司机了,应该 250 才对啊!
    交了钱,才算接受立案,但这并不代表已经立案了(我是这样理解的),回去等通知。

    调解

    过了几天,法官给我打电话,当然是说先调解。
    行啊,只要二司机赔我钱,是什么形式我不在乎。
    误工没有证明,赔不了;精神损失 3000 起,赔不了;就只剩下点儿检查费和不疼不痒的诉讼费了。
    交通案件的法庭在原崇文法院,有点儿远,合并后遗症。

    按约定的时间到了法庭。
    那个楼上大大小小的法庭有很多,我们这个应该是最小的了吧,象个普通小教室吧。
    二司机没来,不知道二司机被起诉后是什么表情。
    委托了一个男的,看起来比二司机大一些,说是二司机的同事。

    二司机也可以要求把车主和保险公司一起列为被告的。
    但是二司机这回没有二到底,没有拉上保险公司。
    估计二司机原先根本就没当回事,收到传票才觉得自己搞不定,赶紧问的同事。

    证据都交给法官,二司机的同事也看了,能有什么异议呢?
    旁边还有个书记员,把大家说的都记下来。
    然后交给双方签字,把证据都收走,还让我写了个证明,表示这事儿结束了。
    OK,结案。

    案子本身根本没有悬念,但能让二司机搞到这种地步,也算二到家了。
    人至二则无敌,又开眼界又没辙……

    分享到: